又看了一遍狂男老师的文

甜起来的时候像细细密密的缝针 妥帖温柔又扎得人心痒痒 肉起来的时候像炖到恰恰好的小砂锅 蒸汽和香味咕嘟咕嘟顶着锅盖冒泡泡 刀起来的时候像雪亮亮的手术刀片 被持针钳夹着往刀柄上套的钝痛感 沉闷的 阻滞着 滑进最正确的那个沟槽

呜呜呜呜不会吹就真的很优秀 怎么会有这么会写的老师啊

评论(2)
热度(7)
©阿微·约妃尼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