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以及……】

【这段是来自2 legit 2 quit的废稿】

【想了下还是把这段废稿修了下单独贴出来,不打tag了吃到就是有缘】


千明勋一直都知道,进张佑赫的练舞室,敲门都不行,得先打电话确认一下。

那时候他还年轻,端着大份的糖醋肉还有炸酱面,兴匆匆地跑去练舞室找佑赫还有Tony玩儿。

其实也没撞见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张佑赫只是在做平板支撑。

Tony只是在做倒立拉韧带。

特别普通,两个正在练习舞蹈的家伙而已,真算不上什么“撞见”。


……只是位置有点特殊。

Tony柔韧的腰身折成直角,腿架在镜子上保持平衡。正在做平板支撑的佑赫靠手臂架在他身体上方,两个人鼻尖对鼻尖,整个练舞室的空气都是粉红泡泡糖味儿的。千明勋进去的时候,正赶上传说中带着“非常酷”香气的张佑赫,比昨天又多坚持了一分钟,傻乎乎地撅着屁股嘟起嘴,要身下的猴子BOBO。


————只想看糖的后面这段别看了—————

—————不是yh不是yh不是yh——————

—————前方高能预警!!!!——————








那天,他把炸酱面还有糖醋肉留在练舞室门口,盖了件干净T恤在上面,发短信让张佑赫自己拿。

那天,他在突如其来的暴雨里走了很久很久,走到第二天Tony拖着佑赫,骂骂咧咧地上门来照顾发高烧的自己。

那天,他梦到了很久没梦到的,永远停留在十九岁的天使。

那天。

在黑暗停电的练舞室里。

路灯的光线,把两个练舞少年的身影拖得很短很短,直到镜面,戛然而止。

短得像是交缠的时光,像是戛然而止的生命线。

短得像是。

那个最初和最后的。

带着粉红色泡泡糖甜味的吻。


在张佑赫和Tony各自孤独的时分,千明勋,作为那个永远不懂事的弟弟,一直分别陪伴在他们身边。

痛苦是爱情,离别是爱情。

痛苦是幸运,离别也是幸运。

甚至分手,不见面,虚掷光阴各自孤独,都已经算是幸运。


还活着,还有可能,已经算是幸运。

不懂事的,带着圆乎乎可爱下巴的高个子男人,用自己的方式,沉默地守护着他的朋友们,为那个当时看起来虚无缥缈的可能性,持续坚守着一线生机。


就像是他的天使,在他拖着臃肿的身体疲惫不堪的时刻。

在痛楚到窒息的空气中,轻轻把手放在他的掌心。


————高能结束—————


评论(13)
热度(8)
©阿微·约妃尼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