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赫!!炒年…」
放学铃刚响过三遍,心心念念着炒年糕的千明勋书包拉链都没拉好就兴匆匆地跑上楼来。
然后跟正捂着文熙俊嘴巴往外溜的Tony撞了个满怀。


「干啥…嗷嗷嗷嗷嗷松手松手!」
把高自己大半个脑袋的笨蛋哥哥夹在胳膊底下,拉着Tony往外溜的张佑赫毫无做弟弟的自觉。
炒年糕算个屁啊命最要紧好吗!


「明勋啊你小声点!」Tony压着声音嘀咕「看见那个铁塔一样的大熊没,在教室后门等着堵佑赫快一周多了,肯定是KangTa佑赫和在元上次三对三斗牛赢了,志源他们不甘心叫来的高中部哥哥,赶紧走噫...」
被扯来扯去的大眼睛班长总算从小猴子的怀里被解放出来,还没喘匀气,就看见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冷脸男生正站在眼前,挑着浓眉死死盯着背后的铁塔大熊。
…帅是真的帅,就是青春痘多了点。
…还有青春痘上面的…那是土还是脚印来着?!


千明勋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今天五行忌炒年糕忌张佑赫呜呜呜,先是差点被憋死,现在是快要被打死了,妈妈我再也不贪吃了妈妈救我呜呜呜!
铁塔大熊还是没有动弹。
青春痘小帅哥好像也没有先动手的意思。
佑赫和熙俊下意识地背靠背,把Tony和明勋圈在中间。Tony不服气地想要扒着佑赫的肩膀喊几句狠话,被明勋仗着身高优势勒得直翻白眼,看上去比喊狠话还挑衅得厉害。
...明勋啊你真的有在帮忙吗。


佑赫正想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打就打速战速决,对面的铁塔大熊忽然艰难地向前一步,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比Tony脸红的时候还像猴子屁股诶!」这是明勋惊奇的声音。
「不会是要跟佑赫表白吧??!我看过我看过,给Kangta塞情书的女生都这个表情!」这是熙俊恍然大悟的声音。
「……」这是佑赫感到无比糟心的声音。
更糟心的是,对面的大熊还真的红着脸,掏出了一封揉得皱皱巴巴的信!
天蓝色的信封上还贴着五个星星贴纸!
「呀还真的是情书呢!Hyukie好厉害啊!」这是Tony酸溜溜都能腌脆萝卜的声音。
「………」这是佑赫感到人生非常玄幻的声音。

「…mmm」
「内?」佑赫根本听不清。
大熊的嘴唇蠕动着,声音特别小。
「你说什么?」佑赫压抑着一头撞死的冲动,看起来像个大熊的高壮男生声音怎么这么小!
「…mm……」
「他说!!!他是我们班!!!刚转来的金泰宇!!!唱歌很好听!!!张佑赫!!文熙俊你们!!能不能收他进社团!!他想跟你们学跳舞!!!!!!!」青春痘小帅哥精神崩溃,终于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丹尼啊啊啊啊啊啊我说了我自己说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肺活量是真的很好啊。
四个人盯着被大熊泰山压顶压到窒息的丹尼安,内心是崩溃的。

「那个…你们要吃炒年糕吗?」






End?

给饿出幻觉的喵喵老师做的炒年糕。
手机速撸,错字错标点不要介意。
这个系列我打算取名叫《爱的病理生理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陷入期末出题阅卷地狱的狂暴仓鼠)

评论(8)
热度(35)
©阿微·约妃尼勒 | Powered by LOFTER